跳至正文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66)假如新闻专业毕业生才能当记者

方可成
方可成
需要 11 分钟阅读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66)假如新闻专业毕业生才能当记者
Photo by Joshua Hoehne / Unsplash

记者需要具备怎样的从业资格?这个问题时常被拿到公共空间中讨论。

在会员通讯第383期中,我们曾介绍对“记者证”的两类截然不同的看法:它到底是一种对言论的管制方式,还是一种确保新闻质量的门槛?一方面,倘若由政府来认定记者资格,的确会引发人们对言论空间的强烈担忧;但另一方面,如果有办法对一个个具体的记者是否负责任地做报道做出一定的认证,的确可以在众声喧哗中帮助人们快速筛选和识别出可靠的信息提供者。

在讨论记者从业资格的时候,有人可能会拿医生和律师来对比:当医生需要读医学院,当律师需要读法学院,当记者怎么就不需要经过学校里的专业训练呢?

当然,我们知道其中的主要原因是,记者这个职业确实没有医生和律师那么高的专业门槛。记者确实可以快速上手,在实践中迅速成长,而并不一定要先读个新闻专业。

但是,世界上的确有一个国家,在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曾经要求所有的记者必须持有新闻专业的大学文凭。

这个国家就是巴西,它在1969年到2009年的40年时间里都曾拥有这样的规定。最近发表在学术期刊《Journalism》上的一篇论文追溯了巴西新闻界的这段特殊历史,从中折射出新闻学界、业界以及政府、工会等多方力量之间的复杂互动关系。

这真的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案例。本期会员通讯,我们就借助这篇论文来详细了解:巴西为什么曾经要求记者都有新闻专业学位?这对该国新闻业的发展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后来又为何取消了这种要求?


相关内容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71)拜登和《纽约时报》

自富兰克林·罗斯福以来的每一任美国总统,都接受过《纽约时报》的采访。但拜登没有。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71)拜登和《纽约时报》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70)MAGA共产主义

今年2月,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在莫斯科见到了一名24岁的美国青年。两人大约10分钟的聊天,被剪辑上传到了张维为的官方YouTube频道。在视频中,这位美国青年说:“我们的国家正在崩溃。工人阶级的工作很糟糕。我们的基础设施分崩离析。我们的政府在乌克兰、台湾、以色列和其它地方的战争上花费了数千亿美元。我们在一年内让 700 万非法移民进入国境……” 在那之前,这名美国青年其实刚刚到访过中国。今年1月,他曾受观察者网的邀请,到上海参加活动,并接受访谈。3月,在观察者网的支持下,他开通了微博和Bilibili账号,并获得了平台推荐,迅速积累了几十万粉丝。 这样一名年纪轻轻的美国人,之所以受到观察者网和张维为的重视,被他们奉为座上宾,并不仅仅是因为他愿意批评自己的祖国、赞美中国的成就。实际上,这个名叫Jackson Hinkle的美国人,是“MAGA 共产主义”这个概念最卖力的推销员和代言人。这是一个非常诡异又很吸引眼球的概念——MAGA就是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是川普及其极右翼支持者信奉的理念;而共产主义则是一种左翼意识形态。这两种看上去风马牛不相及的理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70)MAGA共产主义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计划线上沙龙(2024.7)《跳进兔子洞》幕后

如何以声音的方式完成一次深度的调查报道。

新闻实验室会员计划线上沙龙(2024.7)《跳进兔子洞》幕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