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43)The Messenger之死

Shuhang Li 方可成
Shuhang Li / 方可成
需要 11 分钟阅读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43)The Messenger之死

今年年初,美国媒体界最重磅的消息,莫过于拥有5000万元巨额启动资金的大型新闻网站The Messenger倒闭,这距离其去年5月份推出还不到一年。这是数字新闻行业的又一个重大失败——在Vice、BuzzFeed、Vox Media及其它很多名字之后。

The Messenger由经验丰富的媒体企业家吉米·芬克尔斯坦(Jimmy Finkelstein)发起,他曾领导《好莱坞报道》(The Hollywood Reporter)和《国会山报》(The Hill)这两份颇为成功的媒体。

这个项目开始时充满希望,吸引了5000万美元的巨额融资。The Messenger斥巨资租下宽敞的办公室,并聘请了大约300名来自Politico、路透社、NBC新闻和美联社等知名媒体的经验丰富的记者,有大干一场的架势。

尽管有着远大的抱负,The Messenger在财务和运营方面仍然陷入困境,并且口碑糟糕。它迅速耗尽了融资,在去年底亏损了约3800万美元,只产生了300万美元的收入,可谓花钱如流水,挣钱如抽丝。

本期会员通讯,我们详细分析The Messenger的失败,并通过这个案例谈谈它留给媒体人的教训。


相关内容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71)拜登和《纽约时报》

自富兰克林·罗斯福以来的每一任美国总统,都接受过《纽约时报》的采访。但拜登没有。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71)拜登和《纽约时报》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70)MAGA共产主义

今年2月,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在莫斯科见到了一名24岁的美国青年。两人大约10分钟的聊天,被剪辑上传到了张维为的官方YouTube频道。在视频中,这位美国青年说:“我们的国家正在崩溃。工人阶级的工作很糟糕。我们的基础设施分崩离析。我们的政府在乌克兰、台湾、以色列和其它地方的战争上花费了数千亿美元。我们在一年内让 700 万非法移民进入国境……” 在那之前,这名美国青年其实刚刚到访过中国。今年1月,他曾受观察者网的邀请,到上海参加活动,并接受访谈。3月,在观察者网的支持下,他开通了微博和Bilibili账号,并获得了平台推荐,迅速积累了几十万粉丝。 这样一名年纪轻轻的美国人,之所以受到观察者网和张维为的重视,被他们奉为座上宾,并不仅仅是因为他愿意批评自己的祖国、赞美中国的成就。实际上,这个名叫Jackson Hinkle的美国人,是“MAGA 共产主义”这个概念最卖力的推销员和代言人。这是一个非常诡异又很吸引眼球的概念——MAGA就是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是川普及其极右翼支持者信奉的理念;而共产主义则是一种左翼意识形态。这两种看上去风马牛不相及的理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70)MAGA共产主义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计划线上沙龙(2024.7)《跳进兔子洞》幕后

如何以声音的方式完成一次深度的调查报道。

新闻实验室会员计划线上沙龙(2024.7)《跳进兔子洞》幕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