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43)The Messenger之死

Shuhang Li 方可成
Shuhang Li / 方可成
需要 11 分钟阅读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43)The Messenger之死

今年年初,美国媒体界最重磅的消息,莫过于拥有5000万元巨额启动资金的大型新闻网站The Messenger倒闭,这距离其去年5月份推出还不到一年。这是数字新闻行业的又一个重大失败——在Vice、BuzzFeed、Vox Media及其它很多名字之后。

The Messenger由经验丰富的媒体企业家吉米·芬克尔斯坦(Jimmy Finkelstein)发起,他曾领导《好莱坞报道》(The Hollywood Reporter)和《国会山报》(The Hill)这两份颇为成功的媒体。

这个项目开始时充满希望,吸引了5000万美元的巨额融资。The Messenger斥巨资租下宽敞的办公室,并聘请了大约300名来自Politico、路透社、NBC新闻和美联社等知名媒体的经验丰富的记者,有大干一场的架势。

尽管有着远大的抱负,The Messenger在财务和运营方面仍然陷入困境,并且口碑糟糕。它迅速耗尽了融资,在去年底亏损了约3800万美元,只产生了300万美元的收入,可谓花钱如流水,挣钱如抽丝。

本期会员通讯,我们详细分析The Messenger的失败,并通过这个案例谈谈它留给媒体人的教训。


相关内容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51)中国的MCN行业

如果我们真的关心中国人实际上的“媒体食谱”,那么就必须对MCN有更多的了解。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51)中国的MCN行业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50)你问我答

学术界如何去西方中心主义;在香港高校教学的经历;香港的人才更替;……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50)你问我答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49)记者自立门户,当自己的老板

“我宁愿在这里挣扎,也不愿为别人工作。”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49)记者自立门户,当自己的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