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663)朝鲜的电子媒体是怎样存在的?

方可成
方可成
需要 16 分钟阅读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663)朝鲜的电子媒体是怎样存在的?

作为最与世隔绝的国度,朝鲜的媒体如何运转一直颇为神秘。普通人对朝鲜媒体的了解也仅限于一些简单的刻板印象。

本期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我们来详细了解一下朝鲜的电子媒体(电视、电影与互联网)是怎样存在的,相信会有一些令你感到意外的地方。

朝鲜中央电视台:开播60年的进化

这个月正好是朝鲜中央电视台开播60周年。建立于朝鲜战争后的朝鲜中央电视台是朝鲜最大的电视台。在经过几年的技术测试之后,朝鲜中央电视台于1963年3月3日正式开始播出节目。

2022年之前,朝鲜中央电视台只是在下午3点到夜晚10点半这段时间播放节目(而2013年之前的节目时间更短,为每天下午5点到夜晚10点半)。从2022年5月开始,朝鲜人民可以从早上9点便开始收看电视节目。

朝鲜中央电视台的播放安排曾经有两次没有按照惯例进行。这两次“非常规播报”分别发生在1994年7月9日和2011年12月19日。这两天,朝鲜中央电视台都在上午十点宣布,当日正午十二点会播报“特别重大放送”,而这两次放送分别宣布了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日成和金正日的死讯——国宝级播音员李春姬身着全黑朝鲜传统服饰,一改平日“能让敌人肝胆俱裂”的声音,悲伤缓慢地宣告着“全民族最大悲痛”。

播放金正日死讯时在电视机前号啕大哭的群众

平日里,朝鲜中央电视台会在正式开播之前半小时显示彩色条纹状的信号测试卡。到开播的正点,会首先播放朝鲜国歌,接着是播音员宣布“播送开始”。但是,这还没完。每天正式开始播放新闻之前,电视台都会以《金日成将军之歌》与《金正日将军之歌》作为开头。

值得注意的是,在金日成和金正日生前,这两首歌都是军乐团的合唱版本。而在他们去世并且正式确定官方遗像之后,音乐则会由合唱变成演奏,背景也会从合唱现场变成两位领导人的官方大头照。

歌曲播放完毕后,主持人开始预告当日的节目内容。通常,在节目预告结束后,便会播出当天的新闻摘要(主要来自于执政党“朝鲜劳动党”的党报《劳动新闻》),之后便会播放纪录片、电影、体育活动等内容。到下午五点半,电视台会开始播放动画片和科普节目,穿插诗歌朗诵。到了晚上八点整,则是最重要的新闻时间。主持人会对最高领导人的“革命活动”进行公布——主持了某次会议、视察了某个地区、指导了某种新型导弹发射等等。

然而,这些“革命活动”并不一定是当天发生的事情。几年前,这些新闻的播报还是以幻灯片的形式出现的——除了技术原因,还有政治考量。毕竟,图片的修剪比视频更加容易。

在“革命活动”播放完毕后,电视台会播放一些电视剧或者纪录片。这些片子有《民族与命运》这样的朝鲜经典国产剧,也有《王的盛宴》这类“兄弟国家”的新近连续剧。晚上十点半左右,电视台会再对当天的新闻进行回顾,并且预告第二天的节目安排。

近年来,朝鲜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不仅内容变得更加丰富,技术也有显著的提高。2014年,朝鲜中央电视台首次使用了虚拟演播室;2017年,节目画面宽高比由一般用于标清的4:3变成高清电视显示屏的16:9;2020年8月26日,在台风“巴威”登陆朝鲜半岛时,朝鲜中央电视台的记者在现场进行了直播,并且完成了朝鲜电视史上第一次24小时的全日播報

2022年,采用虚拟演播室的天气预报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过去几十年朝鲜的电视节目制作水平一直停滞不前,并且因为播音员夸张的语调而产生不少网络迷因,但实际上,朝鲜在1974年就开始播放彩色电视节目,在1977年完成全彩化——而韩国则是在1980年才首次播放彩色节目。

普通人用什么电子产品?

21世纪初,朝鲜曾经允许过普通人使用手机。然而,2004年,时任最高领导人金正日的专用列车在经过朝鲜平安北道龙川郡不久后,龙川火车站就发生了严重的爆炸事故,导致一百多人死亡,三千多人受伤。虽然调查显示,事故的直接原因是因为朝鲜的铁路系统老化,导致火车在运输危险物品的途中发生爆炸,但金正日认为,这样的“巧合”实际上是针对他本人的刺杀行动,他的行程信息也正是因为手机而被泄漏,并且快速传递到刺客那里。因此,爆炸事故发生后,朝鲜全境禁止使用手机,令朝鲜的电讯事业发展缓慢。

手机禁令终于在2008年才得到解除。当然,这期间仍然有来自中国的手机通过边境贸易流入朝鲜地下市场。在能够接收到信号的两国交界处,手机也常常被用来作为“脱北”的工具(指朝鲜国民逃出北韩,即朝鲜)。

随着智能手机的发展,朝鲜近年来也拥有了自己的国产智能手机品牌,包括“阿里郎”、“平壤”、“金达莱”。这些智能手机和其他智能手机功能相似,使用特别订制的安卓系统,不过,因为价格不菲(折合人民币约2500元,对于普通朝鲜人来说是非常大一笔钱),在普通人之间的普及率并不高(约25%),并且更多分布在首都平壤与经济特区新义州或大城市咸兴、开城等地的居民之中使用。例如,朝鲜中央电视台公布的2022年元旦活动期间,平壤金日成广场上就有参观烟火表演的朝鲜民众拿出手机录像留念


相关内容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71)拜登和《纽约时报》

自富兰克林·罗斯福以来的每一任美国总统,都接受过《纽约时报》的采访。但拜登没有。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71)拜登和《纽约时报》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70)MAGA共产主义

今年2月,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在莫斯科见到了一名24岁的美国青年。两人大约10分钟的聊天,被剪辑上传到了张维为的官方YouTube频道。在视频中,这位美国青年说:“我们的国家正在崩溃。工人阶级的工作很糟糕。我们的基础设施分崩离析。我们的政府在乌克兰、台湾、以色列和其它地方的战争上花费了数千亿美元。我们在一年内让 700 万非法移民进入国境……” 在那之前,这名美国青年其实刚刚到访过中国。今年1月,他曾受观察者网的邀请,到上海参加活动,并接受访谈。3月,在观察者网的支持下,他开通了微博和Bilibili账号,并获得了平台推荐,迅速积累了几十万粉丝。 这样一名年纪轻轻的美国人,之所以受到观察者网和张维为的重视,被他们奉为座上宾,并不仅仅是因为他愿意批评自己的祖国、赞美中国的成就。实际上,这个名叫Jackson Hinkle的美国人,是“MAGA 共产主义”这个概念最卖力的推销员和代言人。这是一个非常诡异又很吸引眼球的概念——MAGA就是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是川普及其极右翼支持者信奉的理念;而共产主义则是一种左翼意识形态。这两种看上去风马牛不相及的理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70)MAGA共产主义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计划线上沙龙(2024.7)《跳进兔子洞》幕后

如何以声音的方式完成一次深度的调查报道。

新闻实验室会员计划线上沙龙(2024.7)《跳进兔子洞》幕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