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04)《马斯克传》与马斯克

“仰慕马斯克的人读了这本书,将会找到更多仰慕他的证据;讨厌马斯克的人读了这本书,将会读到更多让他们更加讨厌马斯克的理由。“

方可成
方可成
需要 13 分钟阅读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04)《马斯克传》与马斯克

9月12日,《埃隆·马斯克传(Elon Musk)》在全球上市,除了英文原版外,各种国际主流语言的翻译版亦同步上市,其中包括简体中文版

观察各个不同语言版本的书封面,虽然用的是同一张照片和同样的设计,但也有不同的细节元素。我留意到,在简体中文版封面的右下角,赫然写着这样一句话:“埃隆·马斯克亲自参与并公开推荐”。

坦白说,作为一个曾经的记者和如今的新闻研究者,我对这句话感到非常迷惑。在做记者的时候,我们就有这样的共识:如果你的报道对象非常喜欢你的报道,还要公开推荐,特别是当他自己是一个非常有权势的人物的时候,那么你的报道质量显然要被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问题很简单:你写的,到底是新闻,还是宣传?

用新闻界的一句名言来说:“Journalism is printing what someone else does not want published; everything else is public relation.”(新闻就是发表别人不想让你发表的东西;其他一切都是公关。)

所以,如果我是作者,即便马斯克真的是“亲自参与并公开推荐”,我也一定会避而不提,更不会把这样的表述显眼地放在封面上作为卖点。

对比台湾出版的繁体中文版封面,虽然也表达了有点相近的意思,但要含蓄得多:“Elon Musk 不设限 全公开”——这里的意思是,传记作者获得了传主的信任,不受限制地获得了材料,并未提及传主对这本书的积极干预和主动背书。所以,台湾版封面给人的感觉是:传记作者很厉害,搞到了别人搞不到的材料;而大陆版给人的感觉则是:这就是马斯克亲自指挥、亲自参与、亲自推荐的公关作品。

英文版、简体中文版、繁体中文版

观察英文世界和中文世界对这本书的报道与评论,也能发现明显的不同。英文世界对这本书的质量以及马斯克本人有不同角度的剖析,包括批评;而中文世界则充满了其乐融融地一同追捧、一同卖书、一同仰望世界首富、一同痴迷理工直男的氛围。

那么,我就在本期会员通讯中,多提供一些背景信息,多提供一些理解角度。

谁是沃尔特·艾萨克森?


相关内容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40)《南方都市报》调查报道的改变

“一条不再叫的看门狗”。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40)《南方都市报》调查报道的改变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计划线上沙龙(2024.2)性骚扰案件和表达自由:以弦子麦烧案为例

在性骚扰防治机制和司法救济尚不完善时,公开表达成为当事人自力救济最重要的渠道之一。这种公开表达可能引发名誉权、隐私权和表达自由的法益碰撞。

新闻实验室会员计划线上沙龙(2024.2)性骚扰案件和表达自由:以弦子麦烧案为例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39)梅西

农历春节期间,在香港和内地共同热议的一个话题是足球明星梅西。2月4日晚,在迈阿密国际队与香港队的友谊赛上,梅西并未上场,令到场球迷大为失望,也引发了香港政府的强烈反应,各种阴谋论亦在社交媒体平台甚嚣尘上。 本期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我们根据已知信息梳理出理解此事的主要角度,并总结围绕此事的媒体表现。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39)梅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