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693)迄今最大规模研究揭示社交媒体影响

史上绝无仅有的业界与学界合作;顶尖社交媒体学者开展的最大规模研究。

方可成
方可成
需要 15 分钟阅读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693)迄今最大规模研究揭示社交媒体影响
Photo by Dima Solomin / Unsplash

🎁福利

最近我们为年付会员准备了一些福利,供大家抽奖:

  • 看理想App《欧洲折叠》书单节目兑换码,共15个;
  • 南方周末App年度会员,1个。

如果你是年付会员,可以在2023年8月7日之前点击这里注册参与抽奖。获奖者将在8月8日之后通过邮箱获得通知。

社交媒体是否会导致观点极化?社交媒体是否会造就“信息回音室”?社交媒体的算法是否会促进更多的虚假信息传播?……

对于这些问题,人们已经争论了好几年。很多学者对这些问题都有自己的看法,但其实,整个学术界对这些问题并没有定论。

之所以吵了几年都没有定论,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要用严谨的方法测算出社交媒体带来的影响,实在是太难了。就算你发现整个社会这几年确实是越来越极化了,你又能怎样确定这种极化在一定程度上是由社交媒体导致的?

研究的困难尤其体现在数据获取方面——学者只能依靠平台提供的有限API,或者自己写爬虫爬取一些公开的数据,这些数据其实并不足以充分回答这些关于因果关系的问题。

那么,谁能掌握充分的数据?答案当然是平台自身。平台自己可以利用这些数据做出质量较高的研究,但只要是不利于自身的结果,它们显然是不会公开的。也正是出于对研究结果的担忧,平台也不愿意把数据充分地分享给学者去使用——万一学者们用这些数据发现了社交媒体确实是为害社会的罪魁祸首,那可如何收场?

但是,美国有一家平台的态度在2020年的时候发生了一些转变,它愿意把数据提供给学术研究者,并且承诺不干预研究结果的公开发布。

这当然是堪称石破天惊的事情。这家公司就是Meta(原来叫Facebook),它为什么愿意这样做?相信长期阅读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的朋友能够回答得上来:因为它从2016年开始就面临了来自媒体、公众、议员、政府的强烈压力。很多人批评Facebook给美国政治带来了极坏的影响,甚至要求分拆这家公司。在这样的压力之下,Facebook主动向学者们伸出了橄榄枝:我把数据给你们,你们来做做研究,看看我们的产品到底有没有给社会造成很坏的影响。

对于这个机会,学者们也很兴奋:这当然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数据啊。于是,研究社交媒体与政治传播的17名顶尖美国学者组成了一个项目组,与Facebook展开了合作。项目组的两位负责人是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的Natalie Stroud和纽约大学的Joshua Tucker。

经过漫长的研究、写作、投稿、盲审、修改,他们的第一批成果——4篇论文终于发表在了最近的《科学》和《自然》两大期刊上(他们一共准备发表16篇论文)。

今天的会员通讯,我们就来了解一下这场史上绝无仅有的业界与学界合作、最大规模的顶尖社交媒体学者开展的研究,对于社交媒体的影响,到底得出了怎样的结论。


相关内容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40)《南方都市报》调查报道的改变

“一条不再叫的看门狗”。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40)《南方都市报》调查报道的改变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计划线上沙龙(2024.2)性骚扰案件和表达自由:以弦子麦烧案为例

在性骚扰防治机制和司法救济尚不完善时,公开表达成为当事人自力救济最重要的渠道之一。这种公开表达可能引发名誉权、隐私权和表达自由的法益碰撞。

新闻实验室会员计划线上沙龙(2024.2)性骚扰案件和表达自由:以弦子麦烧案为例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39)梅西

农历春节期间,在香港和内地共同热议的一个话题是足球明星梅西。2月4日晚,在迈阿密国际队与香港队的友谊赛上,梅西并未上场,令到场球迷大为失望,也引发了香港政府的强烈反应,各种阴谋论亦在社交媒体平台甚嚣尘上。 本期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我们根据已知信息梳理出理解此事的主要角度,并总结围绕此事的媒体表现。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39)梅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