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22)阿根廷和荷兰:极右政党的胜利

方可成
方可成
需要 13 分钟阅读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22)阿根廷和荷兰:极右政党的胜利
Photo by Nick Fewings / Unsplash

今天的会员通讯,我们来关注阿根廷和荷兰。这两个国家的共同点是:它们最近都举行了选举,获得胜利的都是民粹主义极右翼政党,获胜的政党领导人分别被称为“阿根廷川普”和“荷兰川普”。

11月19日,在阿根廷总统选举的第二轮投票中,极右翼选举联盟“自由前进党”候选人哈维尔·米莱(Javier Milei)以55.69%的得票率战胜了中左翼执政联盟“团结为祖国”候选人、现任经济部长塞尔希奥·马萨,当选为新一任阿根廷总统。川普闻讯祝贺米莱赢得胜利,称他会“令阿根廷再次伟大”。

11月23日,荷兰下议院选举结果显示,基尔特‧维尔德斯(Geert Wilders)领导的自由党(PVV)成为第一大党,拿下了下议院150个席位中的37个。如同川普提出的口号“美国第一”,维尔德斯也喊出“荷兰第一”。

从南美洲到欧洲,极右翼政党的攻城略地是否再次说明了这个世界正在加速右转?如何看待这些国家的民意与未来政策?


相关内容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40)《南方都市报》调查报道的改变

“一条不再叫的看门狗”。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40)《南方都市报》调查报道的改变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计划线上沙龙(2024.2)性骚扰案件和表达自由:以弦子麦烧案为例

在性骚扰防治机制和司法救济尚不完善时,公开表达成为当事人自力救济最重要的渠道之一。这种公开表达可能引发名誉权、隐私权和表达自由的法益碰撞。

新闻实验室会员计划线上沙龙(2024.2)性骚扰案件和表达自由:以弦子麦烧案为例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39)梅西

农历春节期间,在香港和内地共同热议的一个话题是足球明星梅西。2月4日晚,在迈阿密国际队与香港队的友谊赛上,梅西并未上场,令到场球迷大为失望,也引发了香港政府的强烈反应,各种阴谋论亦在社交媒体平台甚嚣尘上。 本期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我们根据已知信息梳理出理解此事的主要角度,并总结围绕此事的媒体表现。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39)梅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