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674)Google与媒体的一段往事

一个是担心被同行包抄的科技巨头,一个是急于从硅谷得到哪怕一点点阳光的新闻行业。如果说前者带着焦虑和着急的心情,那么后者就是极度焦虑、仓皇求生的姿态。

方可成
方可成
需要 13 分钟阅读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674)Google与媒体的一段往事
Photo by Mitchell Luo / Unsplash

在前几天上线的新一期新闻实验室播客,以及会员通讯671期中,我们回顾了BuzzFeed这家媒体的兴衰——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主题,就是这家网络媒体是如何借着社交媒体平台的流量起飞,又如何随着流量的枯竭而坠落的。

今天的会员通讯,我们来回顾另一个与平台和流量相关的故事,故事的主角是Google,配角是Facebook和Apple这两家竞争对手,以及各大媒体。故事的大部分信息来自科技媒体The Verge最近的一篇深度报道

Google的流量焦虑

在讲这个故事之前,我们先对Google这家公司的基本面做一个了解。众所周知,Google以搜索引擎为核心,发展出多种多样的产品,从浏览器到邮箱,从在线文档到智能硬件。无疑,这家公司的公众形象指向的是创新、高科技、先进生产力这些关键词。

然而,如果我们看Google的收入来源就会发现:它的商业模式其实极为传统,大约九成的收入都来自——广告。(听过最新一期播客的朋友估计会感叹:怎么又是广告?这些科技公司也太让人失望了吧?是的,如互联网学者Ethan Zuckerman所言,广告为基础的商业模式就是互联网的原罪。无论你的产品做得多好,技术有多先进,赚钱的方式似乎都只有这么一条。)而最重要的展示广告的地方,就是排在搜索结果前列的那些条目。为了让自己的产品和服务触及更多的潜在消费者,商家们给Google支付费用,购买相应的关键词,让自己的产品出现在那些关键词的搜索结果中。

这一套商业模式给Google带来了巨额的利润。但是,到了2015年左右,Google已经明显感受到:如果还固守这一套方式赚钱,接下来恐怕难以维持高增长了,甚至,这家公司是否还有未来都是一个问题。

为什么?因为从2005到2015年的大约十年间,互联网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中的两大变化严重威胁了谷歌的收入——


相关内容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23)公关公司与威权政府的生意

“中国公民对政府的信任度持续领跑全球。”(《中国日报》) “过去一年中国民众对本国政府的信任度高达91%,在受访国家中排名第一。”(新华社) “中国是唯一对经济前景更乐观的国家。在对于‘自己的家庭在未来五年会过得更好’这一问题的调研中……仅中国受访者对此问题信任度较去年上升。”(清华大学) 也许你在中国的官方媒体上见过这样的标题和内容。第一眼看上去,你以为这是中国政府自己的调查数据,但仔细阅读之后,你发现:这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芝加哥的著名跨国公司发布的“全球信任度”年度报告。今年的报告是在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上发布的。 今天的会员通讯,我们就来了解这份报告背后的这家公关公司。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23)公关公司与威权政府的生意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22)阿根廷和荷兰:极右政党的胜利

今天的会员通讯,我们来关注阿根廷和荷兰。这两个国家的共同点是:它们最近都举行了选举,获得胜利的都是民粹主义极右翼政党,获胜的政党领导人分别被称为“阿根廷川普”和“荷兰川普”。 11月19日,在阿根廷总统选举的第二轮投票中,极右翼选举联盟“自由前进党”候选人哈维尔·米莱(Javier Milei)以55.69%的得票率战胜了中左翼执政联盟“团结为祖国”候选人、现任经济部长塞尔希奥·马萨,当选为新一任阿根廷总统。川普闻讯祝贺米莱赢得胜利,称他会“令阿根廷再次伟大”。 11月23日,荷兰下议院选举结果显示,基尔特‧维尔德斯(Geert Wilders)领导的自由党(PVV)成为第一大党,拿下了下议院150个席位中的37个。如同川普提出的口号“美国第一”,维尔德斯也喊出“荷兰第一”。 从南美洲到欧洲,极右翼政党的攻城略地是否再次说明了这个世界正在加速右转?如何看待这些国家的民意与未来政策?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22)阿根廷和荷兰:极右政党的胜利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21)台湾大选前瞻

每一个台湾选民对世界产生的影响,将超越很多其他地方的选民。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21)台湾大选前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