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674)Google与媒体的一段往事

一个是担心被同行包抄的科技巨头,一个是急于从硅谷得到哪怕一点点阳光的新闻行业。如果说前者带着焦虑和着急的心情,那么后者就是极度焦虑、仓皇求生的姿态。

方可成
方可成
需要 13 分钟阅读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674)Google与媒体的一段往事
Photo by Mitchell Luo / Unsplash

在前几天上线的新一期新闻实验室播客,以及会员通讯671期中,我们回顾了BuzzFeed这家媒体的兴衰——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主题,就是这家网络媒体是如何借着社交媒体平台的流量起飞,又如何随着流量的枯竭而坠落的。

今天的会员通讯,我们来回顾另一个与平台和流量相关的故事,故事的主角是Google,配角是Facebook和Apple这两家竞争对手,以及各大媒体。故事的大部分信息来自科技媒体The Verge最近的一篇深度报道

Google的流量焦虑

在讲这个故事之前,我们先对Google这家公司的基本面做一个了解。众所周知,Google以搜索引擎为核心,发展出多种多样的产品,从浏览器到邮箱,从在线文档到智能硬件。无疑,这家公司的公众形象指向的是创新、高科技、先进生产力这些关键词。

然而,如果我们看Google的收入来源就会发现:它的商业模式其实极为传统,大约九成的收入都来自——广告。(听过最新一期播客的朋友估计会感叹:怎么又是广告?这些科技公司也太让人失望了吧?是的,如互联网学者Ethan Zuckerman所言,广告为基础的商业模式就是互联网的原罪。无论你的产品做得多好,技术有多先进,赚钱的方式似乎都只有这么一条。)而最重要的展示广告的地方,就是排在搜索结果前列的那些条目。为了让自己的产品和服务触及更多的潜在消费者,商家们给Google支付费用,购买相应的关键词,让自己的产品出现在那些关键词的搜索结果中。

这一套商业模式给Google带来了巨额的利润。但是,到了2015年左右,Google已经明显感受到:如果还固守这一套方式赚钱,接下来恐怕难以维持高增长了,甚至,这家公司是否还有未来都是一个问题。

为什么?因为从2005到2015年的大约十年间,互联网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中的两大变化严重威胁了谷歌的收入——


相关内容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58)你问我答

关于如何降低舆论极化、中美新闻业趋势比较、文字转型短视频、newsletter推荐、辞职读研专业选择等话题的提问。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58)你问我答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计划线上沙龙(2024.5)加沙战争、美国校园抗议与中文舆论

与「结绳志」创始人之一王菁对话。

新闻实验室会员计划线上沙龙(2024.5)加沙战争、美国校园抗议与中文舆论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57)2024年普利策奖解读(下)

从AI到战争,本次获奖者中,值得注意的作品和趋势。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57)2024年普利策奖解读(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