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660)蒋彦永

方可成
方可成
需要 12 分钟阅读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660)蒋彦永

今天的会员通讯,我想缅怀一位最近去世的长者。他不是媒体人,但他曾经勇敢地通过媒体改变了一场重要事件的走向。他在中国媒体上的出现和消失,也折射了媒体环境的变化。

他就是蒋彦永医生。今年3月11日,他在解放军总医院去世,享年91岁。

“吹哨人”蒋彦永

用今天我们熟悉的词来说,蒋彦永是一位“吹哨人”,而且是一位来自体制内部的、位阶极高的吹哨人。


相关内容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40)《南方都市报》调查报道的改变

“一条不再叫的看门狗”。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40)《南方都市报》调查报道的改变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计划线上沙龙(2024.2)性骚扰案件和表达自由:以弦子麦烧案为例

在性骚扰防治机制和司法救济尚不完善时,公开表达成为当事人自力救济最重要的渠道之一。这种公开表达可能引发名誉权、隐私权和表达自由的法益碰撞。

新闻实验室会员计划线上沙龙(2024.2)性骚扰案件和表达自由:以弦子麦烧案为例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39)梅西

农历春节期间,在香港和内地共同热议的一个话题是足球明星梅西。2月4日晚,在迈阿密国际队与香港队的友谊赛上,梅西并未上场,令到场球迷大为失望,也引发了香港政府的强烈反应,各种阴谋论亦在社交媒体平台甚嚣尘上。 本期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我们根据已知信息梳理出理解此事的主要角度,并总结围绕此事的媒体表现。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39)梅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