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34)OnlyFans与内容创作者的劳动

色情内容生产者和社交媒体上的其他内容生产者一样,成了在平台上没日没夜工作、困在算法里且看不到长久未来的劳工。

方可成
方可成
需要 14 分钟阅读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34)OnlyFans与内容创作者的劳动
Photo by charlesdeluvio / Unsplash

新冠疫情期间,一个名叫OnlyFans的平台曾经引发关注(参见会员通讯449期)。这个让粉丝可以付费订阅创作者内容的网站,因为不限制成人内容,成为了重要的付费网络色情内容平台。

在OnlyFans之前,互联网上的色情内容主要是以自上而下的形式生产和经营的。加入这个行业,就需要倚身于专门的制作公司。作品产生的利润,需要经过公司、经纪人、制片人、工作室和其他中间商的层层盘剥。而OnlyFans的出现,将这种商业模式民主化了——色情内容生产者可以自主经营,直接录制自己的内容,决定内容的价格,以自己喜欢的方式直接销售给观众,并在扣除20%的平台分成之后,获得余下的全部回报。

但是,这种模式也让色情内容生产者和社交媒体上的其他内容生产者一样,成了在平台上没日没夜工作、困在算法里且看不到长久未来的劳工。

最近,《华盛顿邮报》的“创作者经济(creator economy)”系列报道,关注了OnlyFans上的色情内容生产者。本期会员通讯,我们就来通过这篇深度报道,了解OnlyFans上的内容创作劳动,并延伸开去,谈谈平台上的劳动者权益问题。

改变了色情产业的权力结构


相关内容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40)《南方都市报》调查报道的改变

“一条不再叫的看门狗”。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40)《南方都市报》调查报道的改变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计划线上沙龙(2024.2)性骚扰案件和表达自由:以弦子麦烧案为例

在性骚扰防治机制和司法救济尚不完善时,公开表达成为当事人自力救济最重要的渠道之一。这种公开表达可能引发名誉权、隐私权和表达自由的法益碰撞。

新闻实验室会员计划线上沙龙(2024.2)性骚扰案件和表达自由:以弦子麦烧案为例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39)梅西

农历春节期间,在香港和内地共同热议的一个话题是足球明星梅西。2月4日晚,在迈阿密国际队与香港队的友谊赛上,梅西并未上场,令到场球迷大为失望,也引发了香港政府的强烈反应,各种阴谋论亦在社交媒体平台甚嚣尘上。 本期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我们根据已知信息梳理出理解此事的主要角度,并总结围绕此事的媒体表现。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39)梅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