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684)监狱里能听什么音乐?

音乐对于监狱内的生活(无论是犯人还是狱警)来说意味着一种暂时的逃离和解脱。

方可成
方可成
需要 11 分钟阅读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684)监狱里能听什么音乐?
💡
一则通知
在进入今天的主题之前,先发布一则通知——新闻实验室的Instagram账号@hi.newslab开通啦,欢迎大家关注和互动。之所以开ins账号,是因为它越来越成为年轻一代获取信息与观点的地方,并且它的整体氛围比Twitter等平台要友善和健康很多,当然也比墙内平台更能容纳多元观点。平时在准备newsletter的时候,有一些更为短小的内容不适合通过会员通讯分享,只好舍弃,现在可以在Ins上与大家分享了,更期待与大家的互动。
刚开号两天,便遇上了俄罗斯瓦格纳雇佣军兵变的消息,各种真真假假的消息在社交媒体流传。我火速找到长期观察和报道俄罗斯的路尘,请她分享了一份关于俄乌战争的“媒体食谱”,她非常慷慨地将自己的信源列表分享给了我。详情就请见新闻实验室的Instagram账号啦。

本期会员通讯,为大家介绍一则很有意思的研究:在中国的监狱里,能听什么音乐?

研究最近发表于学术期刊《Media, Culture & Society》,作者是华东师范大学刑事法学院讲师张筱叶。她长期从事监狱人类学研究,曾经上过一席谈监狱戏剧,录过《声东击西》谈监狱的管理和犯人的改变,也接受过访谈介绍监狱人类学的研究。这篇关于监狱音乐的论文是她的新作品,让我们对监狱有了更多的了解,也能启发我们思索法律、刑罚、规训与文艺作品、媒介内容消费之间的关系。

不允许私人收听,只作为背景音乐公放

在了解“听什么音乐”之前,首先要回答的一个问题当然是:在监狱里,犯人能不能听音乐?


相关内容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51)中国的MCN行业

如果我们真的关心中国人实际上的“媒体食谱”,那么就必须对MCN有更多的了解。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51)中国的MCN行业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50)你问我答

学术界如何去西方中心主义;在香港高校教学的经历;香港的人才更替;……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50)你问我答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49)记者自立门户,当自己的老板

“我宁愿在这里挣扎,也不愿为别人工作。”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49)记者自立门户,当自己的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