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684)监狱里能听什么音乐?

音乐对于监狱内的生活(无论是犯人还是狱警)来说意味着一种暂时的逃离和解脱。

方可成
方可成
需要 11 分钟阅读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684)监狱里能听什么音乐?
💡
一则通知
在进入今天的主题之前,先发布一则通知——新闻实验室的Instagram账号@hi.newslab开通啦,欢迎大家关注和互动。之所以开ins账号,是因为它越来越成为年轻一代获取信息与观点的地方,并且它的整体氛围比Twitter等平台要友善和健康很多,当然也比墙内平台更能容纳多元观点。平时在准备newsletter的时候,有一些更为短小的内容不适合通过会员通讯分享,只好舍弃,现在可以在Ins上与大家分享了,更期待与大家的互动。
刚开号两天,便遇上了俄罗斯瓦格纳雇佣军兵变的消息,各种真真假假的消息在社交媒体流传。我火速找到长期观察和报道俄罗斯的路尘,请她分享了一份关于俄乌战争的“媒体食谱”,她非常慷慨地将自己的信源列表分享给了我。详情就请见新闻实验室的Instagram账号啦。

本期会员通讯,为大家介绍一则很有意思的研究:在中国的监狱里,能听什么音乐?

研究最近发表于学术期刊《Media, Culture & Society》,作者是华东师范大学刑事法学院讲师张筱叶。她长期从事监狱人类学研究,曾经上过一席谈监狱戏剧,录过《声东击西》谈监狱的管理和犯人的改变,也接受过访谈介绍监狱人类学的研究。这篇关于监狱音乐的论文是她的新作品,让我们对监狱有了更多的了解,也能启发我们思索法律、刑罚、规训与文艺作品、媒介内容消费之间的关系。

不允许私人收听,只作为背景音乐公放

在了解“听什么音乐”之前,首先要回答的一个问题当然是:在监狱里,犯人能不能听音乐?


相关内容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71)拜登和《纽约时报》

自富兰克林·罗斯福以来的每一任美国总统,都接受过《纽约时报》的采访。但拜登没有。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71)拜登和《纽约时报》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70)MAGA共产主义

今年2月,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在莫斯科见到了一名24岁的美国青年。两人大约10分钟的聊天,被剪辑上传到了张维为的官方YouTube频道。在视频中,这位美国青年说:“我们的国家正在崩溃。工人阶级的工作很糟糕。我们的基础设施分崩离析。我们的政府在乌克兰、台湾、以色列和其它地方的战争上花费了数千亿美元。我们在一年内让 700 万非法移民进入国境……” 在那之前,这名美国青年其实刚刚到访过中国。今年1月,他曾受观察者网的邀请,到上海参加活动,并接受访谈。3月,在观察者网的支持下,他开通了微博和Bilibili账号,并获得了平台推荐,迅速积累了几十万粉丝。 这样一名年纪轻轻的美国人,之所以受到观察者网和张维为的重视,被他们奉为座上宾,并不仅仅是因为他愿意批评自己的祖国、赞美中国的成就。实际上,这个名叫Jackson Hinkle的美国人,是“MAGA 共产主义”这个概念最卖力的推销员和代言人。这是一个非常诡异又很吸引眼球的概念——MAGA就是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是川普及其极右翼支持者信奉的理念;而共产主义则是一种左翼意识形态。这两种看上去风马牛不相及的理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70)MAGA共产主义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计划线上沙龙(2024.7)《跳进兔子洞》幕后

如何以声音的方式完成一次深度的调查报道。

新闻实验室会员计划线上沙龙(2024.7)《跳进兔子洞》幕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