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643)被披露的与被隐藏的

方可成
方可成
需要 12 分钟阅读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643)被披露的与被隐藏的

如果威权政治意味着打压与收编,为什么像政务公开、大外宣之类的信息沟通活动依旧占据威权国家政治生活的重要部分?威权国家为什么选择向公民披露信息?它们如何披露信息?

本期会员通讯,我们向大家介绍康奈尔大学政治学教授Jeremy Wallace的新书《寻求真相与隐藏事实:中国的信息、意识形态、与威权统治(Seeking Truth and Hiding Facts: Information, Ideology, and Authoritarianism in China)》。该书尝试从信息的类型出发,对上述问题进行解答。

他提出,在改革开放开始之后,中国政府持续用“量化”的方式呈现社会现象,通过运用大量的数据,将政治议题转化为对于数据本身的讨论与博弈。然而,过度依赖数据也会带来反噬的效果。

在威权国家,信息披露为什么重要?

在详细阐释中国的信息披露体系之前,我们首先需要回答的问题是:为什么威权国家也需要面向民众公开披露信息?


相关内容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58)你问我答

关于如何降低舆论极化、中美新闻业趋势比较、文字转型短视频、newsletter推荐、辞职读研专业选择等话题的提问。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58)你问我答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计划线上沙龙(2024.5)加沙战争、美国校园抗议与中文舆论

与「结绳志」创始人之一王菁对话。

新闻实验室会员计划线上沙龙(2024.5)加沙战争、美国校园抗议与中文舆论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57)2024年普利策奖解读(下)

从AI到战争,本次获奖者中,值得注意的作品和趋势。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57)2024年普利策奖解读(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