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672)中国媒体内部的性骚扰和性别歧视

对于女记者来说,编辑部内外都是危机四伏。而媒体机构则基本上没有任何关于预防和处理性骚扰的机制和措施。

方可成
方可成
需要 15 分钟阅读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672)中国媒体内部的性骚扰和性别歧视

最近一周,史航事件让人们对性骚扰的关注和讨论再次升温。积极推动相关讨论的萝贝贝,在她发布的众多微博中有一条谈到了媒体行业的状况:

“女记者之间相互一聊,就没人没被骚扰过,没有。男采访对象、男领导、男官员。有动手动脚的,有直接脱衣服的,有关酒店房间门扑上来的。曝光的和沉默的完全不成比例。
(部分)媒体男老师们是工作,获得名声,占便宜。追忆过去就是理想主义啊这个那个的。
女人是在调笑中工作,在‘色情和暴力才是好标题’的教育里纠结地探索着工作,排除干扰工作。领导欺负你但也要忍着因为想要一个更独家的题。采访对象欺负你但也要忍着因为这个稿子需要出。被单位拉去无谓的饭局也要忍着今晚回家还得把稿写了。”

在父权与厌女的整体氛围之下,媒体行业无法自外于社会,性骚扰和性别歧视问题在媒体界的确广泛存在。今天的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我们结合几则相关研究谈谈这个话题。

超过八成女记者遭受过性骚扰


相关内容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58)你问我答

关于如何降低舆论极化、中美新闻业趋势比较、文字转型短视频、newsletter推荐、辞职读研专业选择等话题的提问。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58)你问我答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计划线上沙龙(2024.5)加沙战争、美国校园抗议与中文舆论

与「结绳志」创始人之一王菁对话。

新闻实验室会员计划线上沙龙(2024.5)加沙战争、美国校园抗议与中文舆论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57)2024年普利策奖解读(下)

从AI到战争,本次获奖者中,值得注意的作品和趋势。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57)2024年普利策奖解读(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