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AI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19)给AI“下毒”

通过给生成式AI“下毒”的方式,助艺术家们一臂之力,帮他们对抗科技巨头的剥削。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19)给AI“下毒”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08)好莱坞大罢工与AI

此次薪酬诉求的焦点与数字技术给影视行业带来的颠覆性变化有关,尤其是AI技术即将产生的巨大影响。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08)好莱坞大罢工与AI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05)AI背后的人工:职校学生、难民、囚犯……

AI时代的数据标注工作,往往是寻找那些深陷困境、别无选择的人去做。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705)AI背后的人工:职校学生、难民、囚犯……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AI面前的高墙和鸡蛋|免费newsletter(068)

在高歌猛进和杞人忧天之外,它们提出了一种新的叙事。

AI面前的高墙和鸡蛋|免费newsletter(068)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682)媒体应该如何报道AI?

媒体对AI的报道仍处在“炒作周期”的中间阶段。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682)媒体应该如何报道AI?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664)“叫停AI”公开信的伪问题和真问题

上个星期,一封呼吁立即暂停训练比GPT-4更强大的AI系统的公开信在网上发布,引发轩然大波。公开信的数以千计的联署者当中,包括政、商、学界的一些鼎鼎大名的人物,比如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苹果联合创始人斯蒂夫·沃兹尼亚克、《人类简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图灵奖得主约书亚·本吉奥、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候选人杨安泽等。 这封公开信中提出的观点和建议,既有人表示支持,也引来了AI界的许多批评。也有人认为,公开信的确指出了一些值得忧虑的问题,但同时却忽略了更多重要的真问题。 本期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我们就从这封信开始,聊聊眼下正突飞猛进的AI技术,究竟是不是会给人类带来末日般的灾难,又到底有哪些值得我们忧虑的问题。 公开信内容及发布机构的背景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664)“叫停AI”公开信的伪问题和真问题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人不会输给AI,只会败于自己|免费newsletter(61)

如果有一天人类被AI取代,那一定不是因为AI太强大,而是因为人类自我迷失了。

人不会输给AI,只会败于自己|免费newsletter(61)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651)ChatGPT与媒体

ChatGPT及与之类似的生成型AI (generative artificial intelligence)究竟是什么?它们对于媒体行业来说意味着什么?记者究竟应该如何看待和使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651)ChatGPT与媒体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647)AI写作工具如何改变大学教育

技术革新的浪潮下,AI写作工具正在逼迫全球的大学教育调整教学与考核方式,乃至重新思考教育的方式和目的。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647)AI写作工具如何改变大学教育
免费订阅后可查看 免费内容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644)预测2023

本期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将会延续此前几年的传统,为大家介绍尼曼实验室“预测2023年新闻业”专题的重点内容。这个专题邀请(大多数是美国的)资深媒体从业者和学者预测新一年的新闻业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当然,预测未来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很多人写的与其说是预测,不如说是他们认为新闻业应该走向的方向。 以下,我将忽略该专题中一些仅与美国语境相关的内容,重点选择与中文读者更相关的、我认为更有启发性的内容进行介绍。文末,我也会提供我个人对于2023年中国新闻业的一些预测。

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644)预测2023